2006/4/19:
回應
回應羅錫為牧師《「錫安教會」是不是邪教?》
2006/2/11:
回應
有關《搖滾樂醜惡的真面目》
散文
Left Behind 電影版(二)
分享
搖滾樂醜惡的真面目.七.四
搖滾樂醜惡的真面目.七.五


本站信念

錫安真是異端?

搖滾樂醜惡的真面目
辯道>靈恩運動(一)

請注意:

本人言論並不代表錫安教會,錫安教會的公開聲明和正式資料可在 ziondaily.com 找到。當中所說「我們」只屬口頭習慣用語。

本人撰文動機只為真相,而非偏袒或攻擊任何人。

本站內容只談論事實,當中絕不涉及鼓勵任何人使用任何療法的意圖,有關任何療法的應用請向閣下的自然療法醫生查詢。



靈恩運動(一)

在討論甚麼是靈恩之前,先給大家講個故事。

* * * * * * * * * * * * * * *

我曾在《錫安真是異端?(二) 》一文的結尾,說「大宗派、大教會之間,於『表面上』都是客客套套」,這可是我個人親身的經歷和見證。我多年來親眼目睹的是:背地裡,靈恩教會在某程度上仍然是給人逼迫的。

我曾提過,我信主的教會是傳統的五旬宗教會(是五旬「宗」,不是五旬「節」,下簡稱A教會),且是最傳統的那種。 記得當年我的表弟妹都是返這間教會,到中學時,他們那間福音派中學(辦學的是C教會)有一位何姓女教師,根據她源於所謂「福音派」的立場,告訴他們說,他們返的教會「有問題」。

我認為,對幾個單純的小孩子這樣說不太恰當,試想:十零歲的小伙子可以憑甚麼和一位成年人「駁火」?況且聽說這位何姓老師是個「巴辣」的婦人,不少學生對她都敬而遠之。

其後,有一段時間我開始尋求神的真實和帶領,四處參加不同教會、不同宗派的聚會,那時的我年紀尚輕,從來沒有聽過甚麼靈恩不靈恩的問題,只知道聚會、聚會、再聚會。

直至有一次,我和我的一位長輩(也是返C教會的)經我的另一位長輩(我曾祖父輩的長輩,就是這位長輩帶我們返A教會的)介紹,參加錫安教會當年的「十日佈道會」,主領者正是前文提及的Ezekiel Chung(莊以西結)牧師。

那可是我一生以來首次看見神的能力和作為,相信我那位親戚當時也十分震驚。

怎料,她回到自己的教會之後,和牧師詳談過,所得的結論是:莊以西結牧師這種能力不是神聖靈的能力(即是說那是邪靈的能力),是有問題的, 就連我返的A教會也是「邪邪地」。

我聽到她這樣說,心裡甚是不安,於是連忙在星期天追問我的主日學老師(也是我的師母)這種能力是不是有問題。 那時,我的老師告訴我,這種能力和這間教會沒有問題,我的親戚這樣說是因為她們教會沒有聖靈(不是真指沒有聖靈,這只是傳統靈恩描述基要宗派沒有聖靈充滿和恩賜的說法)。

聽了師母也這樣說,我本來也該安心,誰料我的親戚卻自始不停地「逼迫」我。由於當時我們差不多每週也會見面,所以她常常精神轟炸我, 令我十分難堪和尷尬。我一直沒有解釋的機會,年幼的我那時口才亦不大好,不懂解釋。老實說,我現在已不記得那時的實際感覺如何,我只是依稀記得,我給逼瘋得要緊,差不多要放棄信仰。

最令我氣憤的一次是,某年我如常參加基要和福音派在城浸搞的「培靈研經大會」,那時,我一連十天參加了多堂聚會,換來的卻是這位偶爾還會搓麻雀、撒慌、沒有怎傳過福音又不怎愛主、但卻在教會團體中身任要職的「正統」教會會友一句說話:

「唔好咁迷!」

唔好咁迷?這說話在這情境由這個人說奇怪不奇怪?

現在,各種直指錫安的指控,其實不是甚麼新鮮事--我早就認為,此等人「對人不對事」,有時連自己在說甚麼,自己也不太清楚。 根本不用理由,根本不講證據。

「因為這百姓油蒙了心,耳朵發沉,眼睛閉著;恐怕眼睛看見,耳朵聽見,心裡明白,回轉過來,我就醫治他們。 」(徒 28:27)

這種感受平常人不一定能明白。基督徒被基督徒逼迫,確實不是味兒--甚至逼迫你的還是你的親人,感覺實在很難受。

我的經歷至此可還未完。

  • 下一篇:靈恩運動(二)

    返回目錄




  • 主頁 回應 辯道 福音 分享 見證 散文 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