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4/19:
回應
回應羅錫為牧師《「錫安教會」是不是邪教?》
2006/2/11:
回應
有關《搖滾樂醜惡的真面目》
散文
Left Behind 電影版(二)
分享
搖滾樂醜惡的真面目.七.四
搖滾樂醜惡的真面目.七.五


本站信念

錫安真是異端?

搖滾樂醜惡的真面目
辯道>靈恩運動(二)

請注意:

本人言論並不代表錫安教會,錫安教會的公開聲明和正式資料可在 ziondaily.com 找到。當中所說「我們」只屬口頭習慣用語。

本人撰文動機只為真相,而非偏袒或攻擊任何人。

本站內容只談論事實,當中絕不涉及鼓勵任何人使用任何療法的意圖,有關任何療法的應用請向閣下的自然療法醫生查詢。



靈恩運動(二)

我和C教會也可真有淵源。中六時由於我對學業已失去大部分的興趣,只想混在原校完成中七,再跑去唸設計(只需中五學歷),加上滿有事奉心志,便自願當起學校基督徒團契的團長--相信當時亦是受神的感動。

這段往事我很少向人提及,因為我自己並不覺得那是甚麼特別光彩的事(因為當時我的性格和手法極為幼稚和幼嫩),但我不能否定,當中的確涉及神的帶領和預備。

首先,我就讀的中學是一間天主教中學,但校方卻容許一個基督教組織的存在。第二,我從未涉足過學校的團契,老實說, 我連自己教會的團契也沒有參加過,更不用說有甚麼帶領團契的經驗,然而,在我那一屆,學校團契的「團長」一職卻是空置的(事前我並不知道), 於是,毛蓫自薦的我便順理成章成為了當中的領袖--這都是負責老師告訴我的,而這位老師也是C教會的信徒。

團契每週約有一至兩次聚會,多數都是由我一人分享(因為沒有人願意做這個工作),由於我那時已開始接觸錫安教會,也覺得他們的教導很好,於是,在團契中分享的不少訊息都是引用他們的教導,當然,我也會就同一題目自己再去搜集更多資料,有時也會分享自己對聖經的其他領受。

領會頭半年基本上都算順利,人數增長和出席率是他們以前從來未有的(這亦是負責老師告訴我的),試過有一次, 我在午飯時間的聚會分享了一篇和末世有關的訊息,在座約二十個同學全都舉手決志信主。 這一切種種都令那個負責老師在當時認為我是神所預備的。 

當時,我返的還是A教會,如沒記錯,我可是在中六下學期才開始轉到錫安聚會的。

直至一天,我建議團契參加 Robert Liardon 來港在錫安教會主領的一個佈道會,問題就出現了。 事緣 Robert Liardon 以為那次聚會是一個信徒聚會(按他自己解釋),所以他在聚會的尾段幫會眾「聖靈充滿」。

那位負責老師認定在聚會中講方言是違反聖經的,於是在我背後給其他團契裡的人播放一些類似「靈恩就是異端」的講道, 後來也和我狠狠的討論了一場。

相信當時的他,在研究過他自己宗派的種種教導後,已差不多完全否定靈恩教會的一切,否定錫安教會,也否定了一向在五旬宗長大、現在又接受錫安教會的我。

記得,當時我問他為何他的宗派沒有馬可福音十六章裡說的神蹟(除了趕鬼),他支吾以對;論到「聖靈擊倒」,我指出聖經在 約翰福音 18:6 也提過類似的神能力彰顯的現象,他說他們的解釋是:耶穌在此說「我就是」,就是「 I am」,那些士兵聽見他自稱 I am(神的自稱),就「嚇得」全倒在地上了。

聽了他這個解釋,我的反應是,這人為了證明自己是對的,可以這樣解釋聖經,繼續討論下去還有甚麼意思?自此,我便和學校團契分道揚鑣。

某次,我在地鐵上碰到該團契的某成員(無獨有偶,也是返C教會的), 他告訴我他曾參加教會中的一個有關錫安教會的課程, 其中一點指我們教會派人混入其他教會「搶羊」,我告訴他,根本沒有這回事(甚至到今天,我仍沒有聽過梁牧師叫我們做過此等事), 但他半信半疑。

其實, 此等誣告和大話,我當年已聽過不少, 要說錫安是異端,理由可真是「罊竹難書」了。

曾有人說錫安有一盒講道帶,整盒都只是重複說一句說話;
有人說錫安教會的講道帶能洗腦;
有人說錫安教會的講道帶有邪靈;
有人說錫安教會不准信徒結婚;
更有人說錫安教會是異端,因為有一隊 band!

當然,錫安既然是一間靈恩教會,在某些宗派的眼中就更是異端了。

(待續)

返回目錄




主頁 回應 辯道 福音 分享 見證 散文 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