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4/19:
回應
回應羅錫為牧師《「錫安教會」是不是邪教?》
2006/2/11:
回應
有關《搖滾樂醜惡的真面目》
散文
Left Behind 電影版(二)
分享
搖滾樂醜惡的真面目.七.四
搖滾樂醜惡的真面目.七.五


錫安真是異端?(一)
錫安真是異端?(二)
錫安真是異端?(三)
錫安真是異端?(四)
錫安真是異端?(五)
給 Celia 的最後回應
請用常理分析一下
請用常理分析一下(二)
請用常理分析一下(三)
回應「預備千年蟲」及「儲糧三百萬」
回應「反智的思想」、「偏激的傳教方法」
回應:20% 奉獻
回應:20% 奉獻(二)
回應:不慶祝聖誕節
回應「聖靈的座位」
回應「預言世界末日」
見識
見識(續)
回應「錫安教會令人質疑的教導」
回應>錫安真是異端?(四)

請注意:

本人言論並不代表錫安教會,錫安教會的公開聲明和正式資料可在 ziondaily.com 找到。當中所說「我們」只屬口頭習慣用語。

本人撰文動機只為真相,而非偏袒或攻擊任何人。

本站內容只談論事實,當中絕不涉及鼓勵任何人使用任何療法的意圖,有關任何療法的應用請向閣下的自然療法醫生查詢。



錫安真是異端?(四)



我在圖中使用橙色代表「第二段時間」, 原因是「第二段時間」是一個「非常時期」,尤其在開頭的時候。

還記得當年我們遇上前所未有的無理逼迫。 無理之處(依我所見)不在於梁牧師說的是對還是不對, 而在於我們身邊的人往往不願意聽我們任何的解釋, 相反,他們(包括基督徒)對傳媒所說的卻是照單全收--其中當然有極多不準確、歪曲和帶有偏見的看法。

聽聞我們當中有肢體因為這事被辭退,也有人因這事被家人打傷。 但如我所說,似乎的確有帶頭和主力攻擊我們的人, 明明在後來知道他向報界傳媒說的東西「錯漏百出」, 但他們從沒有為自己說錯的任何東西作出澄清或道歉。 至於他們不實誣告的後果, 包括我們當中不同肢體在心靈上、 家庭上、身體上和經濟上的所受的種種逼迫和壓力, 攻擊錫安的人可從沒關心過。

直到今天,社會大眾基本上都只會記得那些抹黑我們的報導, 至於任何當時較為正面和中肯的報導, 包括信報的報導和評論、周兆祥先生的專欄、 亞洲電視國際台的節目 The Inside Story, 還有一些有關某區議員和某運動員也有使用雙氧水的報導等等, 相信沒有多少人會記得,甚至完全不知道這類報導曾經出現過。

此事以後,不知情的大眾可能會以為這宗事件已令錫安教會瓦解 (這也是2004年的報導所持的觀點)。 然而,事實卻是教會裡絕大多數的人都沒有因為此事離開, 原因是我們知道事件的真相。 錫安日報的其中一篇四格漫畫正好描寫了有關我們人數的事實 (見 http://www.ziondaily.com/chi/arts/index_view?rec=92

隨著時間漸漸過去,數星期內,傳媒的好奇心已被牽到另一宗事件裡去, 而我們就像被玩厭了的玩具一樣被棄於一旁。

數年後,不少人已遺忘這事,也有一些我們身邊的人, 願意帶著多一點的理性看這件事,原因是他們認識現實中的我們, 知道我們並不如傳媒所說那般失去理智,並開始明白傳媒的報導言不乎實。 說到底,要知道一個常常和你來往的人是否「失常」,其實並非難事。 相反,我們的見證卻在往後令更多人願意成為基督徒,甚至成為錫安教會的一份子。

二零零四年一月,第二次雙氧水事件爆發,這就是我在圖中所示的「第三段時間」。



這次,傳媒連同幾個不同身份的人,打著討伐的口號, 稱「沉寂多年的『錫安教』死灰復燃,再度活躍於天水圍區,藉雙氧水等招攬學童入教」(詳不再覆述)。

其實,我們千多人多年來一直原封不動留在錫安教會, 並且每星期都在九龍灣展貿等地方聚會,教會亦已增長至約二千人。 第二,教會在天水圍外展和傳福音已是多年。 第三,為了避免誤會,我們平日其實甚少會向陌生人提及「雙氧水」, 更不要說我們會用「雙氧水」傳道, 再者,這幾年我們較多提及其他保健產品和方法。 至於所謂「招攬人入教」,其實就是街頭佈道傳福音。

相信大家都知道,就是次事件, 錫安教會採取了一種新的回應手法,就是定意「發聲」。 其中主要是召集教會內的弟兄在 72 小時內完成「錫安日報」網站, 讓旁觀者可以自行判斷事實, 並更了解我們。

老實說,傳媒這次採用的手法,和八年前實在大同小異(詳在本站可略知一二), 都是搬出一大堆不實和跨大的報導,並各種所謂「證據確鑿」的誣告, 再加上一些被歪曲的事實,粗製濫造的混合堆砌起來。

至於某些「基督教領袖」的取向和做法,也不見新奇。 當梁牧師回應了他們起初的質疑和誣告、並提出證據後 (主要關於「氧份療法」), 他們又再提出另一些和教義、人格相關的質疑和誣告, 就此循環不止。這就如我所說,是源於「對人不對事」。

其中一位牧師,更在其講道中,再次搬出梁牧師其中一篇在十多年前(「第一段時間」)分享的訊息作為佐證, 用以證實梁牧師的三一論、基督論和聖靈論等都是異端。

就此,我本人和某些肢體也聽過他那一篇可在網上可下載到的「講道」。 聽後有一位弟兄跟我打趣說:如果該牧師所描述的是錫安教會, 那他(那位弟兄)真的不知道自己這麼多年是在返甚麼教會。

換言之,有兩點我們是肯定的,第一,該牧師確實多次 歪曲了梁牧師的原意(詳細資料會在《辯道》中慢慢交代), 第二,其實該牧師所說,所謂正確(亦即他所信的)有關三一論、基督論和聖靈論的各樣, 除了某些細節,其實我們大致上所信的和他沒有分別。

再者,如果我們從「三段時間的角度」去客觀分析(假設你已明白之前幾篇的精髓), 便會發現兩個不能逃避的問題。

第一,用來證明錫安教會是「邪教」的是誣告, 用來證明錫安教會是「異端」的竟然又是 梁牧師十多年前(「第一段時期」)分享的訊息?

就如我先前所說,難道只有香港的教會才懂聖經?難道只有香港的教會才會分辨甚麼是異端?

第二,我得強調,「錫安日報」中有關氧份療法的資料, 無論你認同不認同,至少應足以證明使用雙氧水並非梁牧師在八年前自行「編作」出來的吧? 如此,最初那些認為錫安教會「自創」雙氧水療法的立論不就已經不攻自破?


  • 下一篇:錫安真是異端?(五)

    返回目錄




  • 主頁 回應 辯道 福音 分享 見證 散文 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