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4/19:
回應
回應羅錫為牧師《「錫安教會」是不是邪教?》
2006/2/11:
回應
有關《搖滾樂醜惡的真面目》
散文
Left Behind 電影版(二)
分享
搖滾樂醜惡的真面目.七.四
搖滾樂醜惡的真面目.七.五


本站信念

錫安真是異端?

搖滾樂醜惡的真面目
回應 >回應羅錫為牧師《「錫安教會」是不是邪教?》

(2006/4/19)

請注意:

本人言論並不代表錫安教會,錫安教會的公開聲明和正式資料可在 ziondaily.com 找到。當中所說「我們」只屬口頭習慣用語。

本人撰文動機只為真相,而非偏袒或攻擊任何人。

本站內容只談論事實,當中絕不涉及鼓勵任何人使用任何療法的意圖,有關任何療法的應用請向閣下的自然療法醫生查詢。



回應羅錫為牧師《「錫安教會」是不是邪教?》

(羅錫為原文請參閱:http://www.gnci.org.hk/index2.php?URL=http://www.gnci.org.hk/gospel/cityread.php?intid=220

先說說我從何時起聽過「羅錫為」這個名字。

其實,認識這個名字是源於多年前(我想是我還是中學學生的年代)拜讀他的著作《剖析異端邪教》(見圖),這本書筆者一直保存至今為參考。除此之外,我對他本人(包括他的背景、見證、宗派等)所認識的不多。



約在一、兩個月前,在網上好奇搜尋「錫安教會」四字(其實是想看看「錫安日報」在雅虎的排名),偶然間找到這篇標題十分「搶眼」的文章。原想讀後立即回應,無奈年頭工作繁重,未有今天那種提筆的動力。

以下簡回有關文章,在此再次聲明,本人並不是(也不能)代表錫安教會作出以下回應。

首先,羅錫為牧師指出錫安教會「不是邪教」,本人認為這是絕對準確、中肯的評論,也其實是一個事實,因為就如他所文中所指:「一個宗教團體是否『邪教』,要看看它是不是個合法組識和有沒有做過違法的事情。如果有的話,警方早就把那些犯法的人拘捕……」這一點筆者也早就提過了。

對羅先生這種中肯態度(也由頭到尾採用「錫安教會」這個「正確」名稱),本人深表讚賞,並認為值得一眾基督徒和傳媒仿傚。其實,撇開「觀點」與「角度」,道理背後其實還有一個「事實」層面,當中只涉及「是」與「不是」事實這兩個簡單變數。

就如主耶穌教導我們:「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馬太福音5:37)無論是為求達到自己的目的而對事情加以渲染,還是不負責任的傳講一些自己也不能求正的東西,都是不君子的行為,亦非基督徒應做的。

第二,他說錫安教會「也不能叫做異端」,本人對此說表面上是認同的。但對於此稱背後可能存在的絃外之音,筆者有機會再回應。

第三,他說錫安教會「『錫安教會』有偏差,教會都公認了。」

就此,如以狹義解釋「教會」一詞(就如正統天主教的所謂「教會」其實就是「天主教」──羅馬大公教會,除此之外別無拯救),他講的是客觀事實;但宏觀來說,他指教會「都」公認了這點,其實還是有偏差,因為數目有限、地區性的教會並不能代表全體、普世性的教會。

依聖經的解釋,「教會」是指基督的身體、基督的新婦,所謂「教會」其實並不應以宗派(甚至「宗教」)來釐訂和界分,而是應以她是否以基督為首、並按照基督的旨意而行來分辨。

第四,他指錫安教會是「末日教派」和「『新紀元運動』的一支力量」,就這本人並不表認同。

首先,他指出因為錫安教會「主張耶穌基督會在一個很近的日子再來,和地獄的可怕」,所以是「末日教派」,這實在是一個「欲加之罪」的標籤。

筆者也曾在本站文章提過:「事實上,連那些攻擊梁牧師的宗派都相信:末日將至,這點在他們的書籍中可以清楚看到。」(詳閱:回應「預言世界末日」

如是者,如果相信主耶穌會在一個很近的日子再來、相信地獄是可怕的就是「末日教派」,我認識的「末日教派」可真多。

傳統神學喜歡創造一大堆名詞,其實某程度是用來區分敵我的一種標籤,就如「福音派」理直氣壯的指自己是「福音派」的時候,其實是在暗指「基要派」和「靈恩派」的不是;當他們說人家相信「成功神學」時,也其實是一種負面標籤。

另外,指錫安教會是「『新紀元運動』的一支力量」就更是無稽。

我相信香港錫安教會是香港其中一間最早提及『新紀元運動』的禍害的教會,早在十多年前已在其講道中提到『新紀元運動』思想如何滲入日常可接觸的玩具、傳媒和音樂等事物當中。現在反過來說錫安教會是『新紀元』的一員,實在是無理、無知和可惜的。

說「飲雙氧水是一種『另類療法』」,而因為錫安教會曾介紹「另類療法」,所以就和『新紀元運動』有關,這是非常荒謬的推論。

『新紀元運動』的主張沒錯是「敵基督」的,但也不能說任何『新紀元運動』提過、推介過的學說就是「敵基督」的,更不能說任何認同有關學說的人是『新紀元運動』的人。

這就如因為『新紀元』的人說吸煙危害健康、吃糖會蛀牙,所以推論凡叫人不吸煙、少吃糖的人就是『新紀元』,是多麼的不合邏輯。

要知道創造世界和世上所有定理的不是『新紀元』,而是神。很多世上的定律和科學,其存在與否和『新紀元』是否存在並無直接關係。『新紀元』是一門很濫的玩意兒,追捧究對象之多甚或包括主耶穌基督、聖經、中草藥、推拿針灸,難道這就等於相信主耶穌基督和聖經或使用中草藥、推拿針灸的人就是支持『新紀元』?『另類療法』醫生(包括自然療法醫生、中醫)就都等於『新紀元』鼓吹者?

「另類療法」之所以是「另類」不一定是因為他們不合乎科學或沒有療效,而是因為他們不是「主流」,有研究者會發現背後原因顯然而見──是金錢和制度的問題。就如「另類能源」之所以是「另類」是因為他們不是石油產品,壓抑背後其實沒有甚麼大道理,只是「瑪門」作怪而已。

筆者見羅牧師不似不明理的人,想只是受過去接解的觀點、學問所限(加上其本身的宗派背景),所以才會得出如此不準確的結論。

最後,羅先生提到「殉道心態」。其實,「殉道心態」不應是激進教派(或「所謂」激進教派)的專利,自基督徒追隨主耶穌的那日起,就應該學習捨己、付出。

「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他是愛我,為我捨己。」(加拉太書2:20)

「為我失喪生命的,將要得著生命」(馬太福音10:39)

返回目錄




主頁 回應 辯道 福音 分享 見證 散文 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