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4/19:
回應
回應羅錫為牧師《「錫安教會」是不是邪教?》
2006/2/11:
回應
有關《搖滾樂醜惡的真面目》
散文
Left Behind 電影版(二)
分享
搖滾樂醜惡的真面目.七.四
搖滾樂醜惡的真面目.七.五


本站信念

錫安真是異端?

搖滾樂醜惡的真面目
進化論倒台(一)

The Collapse of Evolution
by Scott M. Huse


譯者序

  「進化論」無疑是人類史上其中一個最具影響力的學說,它不單成為正規課程的一部分,更被很多人視作不容置疑的真理,不少科學甚至政治的思想和概念也都建立在這根基上。由於這個所謂正統的科學理論,在近一百年來專橫霸道,人們似乎開始忘記什麼是科學,什麼是學問。科學知識教育被嚴重壟斷,學術思想亦不再自由,很多科學研究人員和科學家均對此表示極度不滿;愈來愈多出色的科學家,亦不願再相信和接受進化論。

  《進化論倒台》(The Collapse of Evolution) 是一本探討萬物根源的書,屬科研性書籍。作者是美國空軍的電腦科學家,他撰寫《進化論倒台》這一本書的目的,就是要證明進化論其實存有極多的漏洞,而且毫不客觀、滿有偏見。近代科學一日千里,這個長久被認為是絕對正確的理論,明顯是不合科學的。

  本書以普通讀者為對象,因此文筆淺白,深入淺出,條理亦算清晰易明。讀者只需對科學有一般認識,便能明白書中要領。基於這個原因,我在翻譯此書的時候,亦以「義同意達」為最前題,除了將某些科學概念或情序簡單化之外,在詞語選用方面,我亦選擇了一些本地人較熟悉的字眼。如選用「進化」,而不說「演化」;選用「或然率」,而不說「概率」;或以「進化論支持者」、「進化論擁載者」代替「進化論家」等。

  在此,和本書作者在正文前所說的一樣,我最後要說的是:「將此書獻給創造萬物的救主--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唯獨衪配得所有榮耀、尊貴和權能。」這也是我選擇翻譯此書的原因。



引 言

  很多人相信,現代科學已確證了進化論,這是挑戰聖經真確性的論據中,最耳熟能詳和最具影響力的一個,它亦使人不再相信聖經上所說的創造。然而,這論據最大的缺點是,事實上我們不可能以科學方法證明任何有關萬物起源的論說。因為科學研究的精髓,均建基在觀察和實驗上,而我們不可能對宇宙的起源,作任何觀察或實驗。英國生物學家L.夏利遜.馬修斯,在他為達爾文的《物種起源》1971年版撰寫的前言裡,亦承認這一點:

  「進化論是生物學的支柱,故此,生物學這門科學,在不尋常的狀況下,以一個未經證實的論說作為根據--究竟這是一門科學,還是一個信念?故此,相信進化論和相信特有的創造有其共通之處--兩者對其信眾來說都是真的,但直至如今,兩者均不能被證實。」

  科學家只能對現在的事物作出觀察,對於過去和未來,他們僅能作出揣測。這種深被廣傳的觀念--假設進化論是無可置疑的科學事實--明顯是絕對錯誤的。所以,正確些說,進化論只可被視為一種信念,一個解釋萬物起源的主觀哲學,眾多科學家的信仰。雖然如此,絕大部份現代的科學家和科學教師仍然堅持說:進化論是已確立的科學事實。

  譬如,朱里恩.赫胥黎爵士(托馬斯.亨利.赫胥黎的孫兒,達爾文主義的悍衛者)就曾在1959年宣稱:

  「對於達爾文的進化論,我首先要說,它不再是一個理論,而是一個事實。沒有一個認真的科學家,會否認進化曾經發生這個事實,就如沒有科學家會否認地球圍繞太陽運行一樣。」

  M.J.肯尼亦曾說:

  「對於有機進化的真確性,至今並無合理的質疑。支持進化的證據之多,顯出反對的人皆為無知或偏見的受害者。」

  喬治.蓋洛德.辛普森教授向我們保證:

  「達爾文……最終肯定地確定了進化是一個事實。」

  從一本名為《地球歷史精義》的標準地質學課本中,我們可以讀到以下的引述:

  「化石紀錄提供了無可推諉的證據,證明地球上的生物曾經隨著時代而衍變……科學家對化石遺跡所作的系統研究,不但在地球過去的歷史這方面,為我們帶來嶄新的亮光,並除滅了那些在過去數千年來,壟斷人心的舊有迷信觀念……除了證明生物曾經衍變,化石還證明生物曾隨著時間而進化,由簡單變成複雜。這都是事實。對這論點不存偏見者,均都會得到唯一的結論--就是所有過去和現在的生物,皆為簡單生物的後裔。」

  甚至連羅馬教皇轄下的科學學院,在最近亦宣稱:

  「我們相信,紜紜眾多的證據,使進化論在人類和其他靈長目動物上的應用成為無可置疑的概念。」

  支持進化論的科學家,對於進化怎樣發生,或會存有不同的見解;對於進化實在發生了這個看法,他們可是意見一致。但我們不可忘記,科學家也不過是人而已,認為他們完全客觀公正、無私無我的這種觀念,當然是荒謬的。存有偏見和先入為主的概念、堅定不移的個人觀感、和那些被稱為「專家」的見解,對科學家的影響與常人無異。再者,很多科學家和教師都不是基督徒,在面對生命和宇宙起始和命運的問題時,他們只好接受一個自然主義的解釋,而無選擇的餘地。進化論被廣泛接受,這一切一切都是極為重要的因素。

  正如1967年諾貝爾科學獎(譯者按:醫學獎)得主沃爾德博士,在他的著作中所說:

  「說到這地球上生物的起源,只有兩個可能:創造或自然發生(進化)。除此之外,並無他法。自然發生論說已在一百年前被推翻,但那只會給我們一個結論,就是另一個看法是對的:生命源於超自然的創造。在哲學的原則下(因為個人理由),我們不能接受那個結論,因此,我們選擇去相信那不可能的理論,就是生命應運自然而生。」

  我們因此可以知道,進化論被普遍接納成為一個科學事實,不是由於它能被科學證據印證,而是由於另一個選擇--特有的創造--完全不被接納。

  當然,並非每個科學家,都是無神主義的進化論忠信者。事實上,不少在科學史上最偉大的先驅者,都是虔誠的基督徒,包括牛頓 (Issac Newton)、巴斯德 (Louis Pasteur)、開普勒 (Johannes Kepler)、玻意耳 (Robert Boyle)、法拉第 (Michael Faraday)、摩爾斯 (Samuel Morse)、凱爾文 (Lord Kelvin)和馬克士威 (James Maxwell)。

  進化論和聖經創造論均不能以科學方法來驗證,它們都必須憑著信心去接受,但這卻不是要說,已知的科學資料和紀錄毫無用處、應被摒棄或忽視。相反,科學資料可協助我們確定哪個理論的可信性較大,使我們能作出聰明而不盲目的信心投資。在這本書裡,我們要竭力證明,聖經創造論遠比進化論合乎科學事實,進化論的追隨者所擁載的理論,是極不穩當的「坐椅」,就如下面這首詩所形容的一樣:


      「深知椅子無椅座,
       椅腳椅背皆不全,
       然而我卻不在意,
       把這當作等閒事。」
主頁 回應 辯道 福音 分享 見證 散文 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