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4/19:
回應
回應羅錫為牧師《「錫安教會」是不是邪教?》
2006/2/11:
回應
有關《搖滾樂醜惡的真面目》
散文
Left Behind 電影版(二)
分享
搖滾樂醜惡的真面目.七.四
搖滾樂醜惡的真面目.七.五


本站信念

錫安真是異端?

搖滾樂醜惡的真面目
分享分享>搖滾樂醜惡的真面目.七.四)有關暴力、謀殺和自殺的歌曲

2006/2/11

我相信,基督教的很多「教導」,都不能單以三言兩語就定準它是對還是錯。以下是我多年前為某些朋友所寫的文章,在此供大家參考。

有些人或會以為,我寫這許多資料是為了證明自己所做、所信是對的。其實,我寫這些都是為了讓讀者有多一個選擇。或許,你完全不同意我在以下文章所表達的觀點,我所要告訴你的是,我絕對尊重你的權利和取向,因為我相信每個人均有自己的自由選擇和取捨他的嗜好。但我亦相信,我們每個人都要就自己的選擇向永恆的主宰交帳。



七.四) 有關暴力、謀殺和自殺的歌曲

消極

  專家指出,提防青年人自殺的最好方法是應付沮喪和消極;但提防少年及兒童自殺便有些不同,因為這些年輕的自殺者是在幻想當中感情用事。

  近年的自殺個案有上升的趨勢,其中更包括了一些十來歲「為情自殺」的年輕人。究竟是什麼使今日的年青人這麼容易變得消極?搖滾樂定是其中一個重要因素。

  《All I Have to Do Is Dream》 Everly Bro.s
  "…I'm dreaming my life away, I need you so that I could die…"

  《大會堂演奏廳》 李克勤
  「…不再害怕害怕分手,分手以後無奈如舊人漸消瘦
  相愛是這樣會令我,疲倦不休無力挽留。」

  《愛你多過愛他》 周慧敏
  「…我沒有你如何生活,若沒有你毋寧死吧。」

  《一切也願意》 關淑怡
  「…你若明白今天我已偷偷放下千般愛意,
  莫說為你犧牲死也願意。」

  《今夜妳會不會來》 黎明
  「…今夜妳會不會來,妳的愛還在不在,
  假使失去妳,誰要未來…」(筆者註:只有沒有生命的東西才沒有未來)

  《一夥不變心》 張學友
  「…這刻當你走後,我的心似烈開,
  天際亦漆黑似沒未來。」

  《CRY》 張學友
  「…始終有一天,全部淚會哭乾,
  終須慣在這空房和地獄共躺。Let me Cry…」

  《冰冷的手》 張學友
  「…然後是我為我難過,今天我生如死,心裡壓過…」

  《愛全為妳》 杜德偉,文佩玲
  「…惟求相戀可至死,平凡一點也願意…」

  有否留意近年來年青男女開始「拍拖」的年紀愈來愈少?十二、三歲的中學生便開始渴望得到一段浪漫的「愛情」;是誰引導他們有如此想法的?

  在搖滾樂歌曲中最常提到的是「愛情」,而其中大部份歌曲的內容,是歌手傾訴自己的失意:如何沒法不想念對方或失戀等。

  讓我告訴你,消極和不信(沒有信心)同樣是「罪」。

  「……凡不出於信心的,都是罪。」(羅馬書14:23)

  對你來說,這個或許是個新概念,但這是保羅在書信中對教會說的。熟悉如何運作信心的人會告訴你,「宣告」 和「行為」是運作信心的主要兩部份。

  「我實在告訴你們,無論何人對這座山:『你挪開此地,投在海裡。』他若心裡不疑惑,只信他所的必成,就必給他成了。」(馬可福音11:23)

  這些屬肉體的歌曲,正在引導年青人不斷去作出消極宣告和釋放他們的信心在消極的地方。更甚者,某些歌曲中的訊息不只是消極,並且是謀殺--自己或別人。


暴力與反叛

  《The Healing Faith》
  "I'll put a bullet in the chamber. Put the barrel in my mouth.
  Six to one I'm going to make it. One in six I'll snuff it out ... "

  《Suicide Solution》 Ozzy Osbourne
  "Where to hide? Suicide is the only way out.
  Don't you know what it's really about ..."

  Rollins Band 的 主腦 Henry Rollins 在一次訪問中說:「我生命的意義就是沒有意義。如果我有一枝手槍,就在這裡,我可以即時殺死你。沒有任何神蹟,我射你,你便死亡。」

  搖滾樂(尤其是重金屬和Punk)是特別為最反叛、最血氣方剛、最衝動的年青人而作的。故此,這些歌曲常常會標榜暴力、憎恨、憤怒和血腥。

  在外國的演唱會中打死人和踩死人是很平常的事。在 The Who 樂隊 1979 的演唱會中,便有十一個年青人被活活踩死。

  《馬路天使》 張學友
  「……不會改我的偏激不死的意識
  將記憶歸化悲憤的眼色,
  我是叛逆,…Woo…Woo 唱我的歌,
  狂熱的軌跡,任我穿梭…」

  在一次名為「樂勢力大閱Band」的音樂會裡,黃秋生當眾說了一句粗口,做了一個粗口手勢。對於是次行為,黃秋生有如此的解釋:「大家都冇勇氣講粗口,講來講去都是『他媽的』,不如用交叉YZ,或者用『哎YaYa』做代號啦!講得那麼『鬼鼠』,不如不講!話你聽,Rock就是這樣…但那晚講的絕對是有意思,是一種宣洩的語言是一種對樂與怒的儀式。…樂與怒不是繡花,不是請客食飯,…不能那麼溫良恭儉讓。樂與怒是一個潮流推翻另一個潮流的暴烈行動。」

  沒錯,搖滾樂不是陶冶性情的音樂,它確能令好的孩子反叛,令壞的孩子更反叛;就是這些歌手本身也是反叛的一群。

返回目錄
主頁 回應 辯道 福音 分享 見證 散文 聯絡